畸形教育下孩子可憐家長變態

2018-12-19 01:16:59 603
  「變態娘」原帖摘錄  對孩子來說,重重疊疊的學習就是桎梏和枷籠,鎖住孩子自由飛翔的翅膀,籠中的鳥兒怎會有快樂可言?小升初尚在如火如荼的奮戰中,家長們都已經在商量著暑假的銜接班問題了,據說初中高中仍……
廣告贊助

  「變態娘」原帖摘錄

  對孩子來說,重重疊疊的學習就是桎梏和枷籠,鎖住孩子自由飛翔的翅膀,籠中的鳥兒怎會有快樂可言?小升初尚在如火如荼的奮戰中,家長們都已經在商量著暑假的銜接班問題了,據說初中高中仍然要繼續培優。

  變態?變態!是呀,哪個兒女不是父母的心頭肉,誰又願意強加給孩子無盡的壓力和無窮的重擔,上刀山下火海,為了孩子,父母願意犧牲自己。可學習是無法替代的,競爭如此白熱化,做家長的,眼睜睜地看著孩子掙扎在洪流中,即使心如刀絞卻不肯伸手去撈,因為在畸形的教育體制下,家長們都磨練出了一顆變態的心!

  畸形的教育下產生出可憐的孩子和變態的家長!什麼時候教育才肯整容,恢復它本來應有的慈眉善目?還孩子幸福和快樂?還家長一個正確的心態?我盼望著期待著,也相信總會有那一天。

  近日,武漢一位媽媽發帖《女兒小升初,我被逼成「變態娘」》,引發無數網友轉載,不少網友跟帖、回復「說出了我們的心聲」「我們又何嘗不是『變態娘』、『變態爹』」……

  一個普通的帖子,訴說著「為了孩子不輸在起跑線上」的辛勞與奔波,表露出對當前教育環境的無奈和無助,透露出對教育均衡的渴望。

  聯想到前不久引起爭議的「虎媽」,我們不禁要問:到底是什麼催生了「變態娘」、背後又凸顯公眾對目前教育體系的哪些重點難點問題呼聲最大?專家們對此又作出怎樣的評價?

  ——編 者

  「變態娘」不止一人

  ——小身體承受不起大書包

  「變態娘」,其實不止一位。

  這是來自江蘇南京的聲音——「媽媽,我的壓力好大,一分一秒一嘀嗒,外面的鳥兒早已飛回家,無論是寒冬還是酷暑。時光一天一天被學習打發,學習的難度也越來越大,不要讓大自然和我沒有關係,我的壓力真的好大。」這是南京一名小學生的詩句,希望媽媽給放個假。

  這是來自江西的場景——今年「六一」,小學二年級的潘心怡收到了媽媽的兒童節禮物——拉杆書包,印有可愛的米奇圖案。她當即將書包里的語文、數學、思想品德、美術、勞動五種課本以及兩本數學習題和一本練字冊、文具盒轉移到了新的拉杆書包。潘媽媽說,孩子的小個子和大書包十分不稱,每天背重書包擔心影響她的骨骼發育。據了解,我國小學生書包平均重量為3.5公斤,初中生為5.5公斤,書包超重現象十分普遍。

  聽聽家長們的心聲。王琴是北京市一位普通白領,「變態娘」的帖子發出以後,兒子對她說:「媽媽,包括您,我們班所有同學的媽媽都是變態娘。」殘酷的競爭壓力讓家長們忙碌不休,孩子上學、升學等一連串問題讓家長們操碎了心。「同事們的孩子不是在奧數班待著,就是在去奧數班的路上」。王琴抱怨,「看到孩子那麼辛苦,做家長的也不忍心,但是外界環境壓力實在太大。」

  再聽聽老師們的心聲。朝陽實驗小學的英語教師劉燕說,「如今,分數和升學率成了教育質量的代名詞。如果學校無法在中、高考中拔得頭籌,日後分配到的教學資源便會大打折扣;老師如果不培育出中高考的佼佼者,便很難得到學校和家長的認可,重壓之下只有狠抓教學,絲毫不敢放鬆學生學習。」

  相關調查顯示,我國中小學生睡眠時間持續減少,近八成睡眠不足。最近10年的3次國民體質調查結果顯示,青少年的體質狀況全面下滑,某些體質指標,5年間下降的幅度超過了10%。孩子的睡眠質量及健康問題日益突出,成長過程很不健康。

  「變態娘」事出有因

  ——優質教育資源相對匱乏

  減負、減負!負擔卻始終減不下來。教育行政主管部門三令五申要求給中小學生減輕課業負擔,各地教育局甚至下發紅頭文件明確要求,但是,孩子們依舊叫苦不迭,孩子受苦、家長受累成了無奈的現實寫照。

  廣西柳州市第十五中學教師黎楊的話代表了很多老師的心聲:學習時間減不下來,減負就是空談。學生們一天七八節課,外加晚自習;畢業班寒暑假時間也要上課補習,還要應付大量的課外作業。實行課程改革后,中小學課程降低了知識難度,擴展了知識面。但是考試的難度卻降不下來,導致學生既要有廣度又要有深度,表面上看似學習內容變得簡易,但實際情況卻是孩子需要拿出更多的時間用來學習。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強調,「『變態娘』們本身並不變態,所謂的變態行為都是現實環境下的無奈之舉。教育資源分配不均,嚴峻的優質資源短缺形勢讓減負缺少了實現的土壤,同時也造就了如此龐大的變態爹、變態娘隊伍。」

  聯想到不久之前曾經震動美國教育的「虎媽事迹」,很多專家評論,在中國,「虎媽」是一種普遍現象:自打孩子出生,家長們就對孩子充滿了希望和期待,孩子成長的每個階段都不敢馬虎,制定明確的培養目標,實施嚴格的培訓計劃。學外語、學鋼琴、學畫畫、學奧數。專家評論,「減負」依然在「加正」的怪圈無法終結。

  讓「變態娘」回歸常態

  ——增加教育投入推動教育均衡

  如何讓「變態娘」不再「變態」?如何不讓更多的新的「變態娘」誕生?聽聽專家的意見。

  先從形形色色的「培優班」說起,在教育機構做過幾年代課老師的陳老師坦言日後不會過早地讓自己的孩子上培訓班。她說,目前的培優市場,的確有運作成熟、成績突出的培訓機構,但對孩子不負責任的也不在少數,培優機構名不副實的現象逐漸成為普遍現象。

  再從培養孩子的方式方法來看。中國教育學會會長顧明遠說,「培養孩子,切勿揠苗助長。現在許多父母不管孩子成長的階段性,不考慮孩子的個體差異,一味給他們加重學習負擔和壓力,這樣不僅不能發揮孩子特長,而且會抑制他們非智力因素的發展。」

  再看深層次的教育體制問題。熊丙奇說,目前的教育體制之下,家長、學校、學生三方都有自己的苦衷和無奈,並不是家長不近人意,也不是學校只愛高分生,而是冰冷的現實逼迫他們不得已為之。要讓家長們停止非常態的教育,讓學校老師平等看待每一位學生,不僅要在教育評價機制上狠下功夫,更要增加教育投入和改變現行擇校制度。增加教育投入,讓公共教育資源在90%的比例上實力相當,縮小教育資源之間的差距;其次改變現行擇校機制,轉變教育資源配置模式,降低競爭的激烈程度,為中小學生減負。

  最後,讓我們回歸到教育的本質。華南師範大學校長劉鳴日前在一次公開演講中說,教育的最大目標應是孩子的終身幸福,教育應該遵循年輕一代身心發展的規律,留給孩子動手、動腦、交往、感悟的時間。「人的發展」是教育的原點,回歸原點才能夠找准教育發展的大方向;看到問題的本質,才能祛除「變態娘」產生的土壤。中南民族大學心理健康教育老師李濤認為,對孩子的培育,品德才是最本質的東西,培優並不是教育的主要責任。培養孩子首先要尊重人的發展,讓教育變得更有尊嚴,給予孩子實現夢想的自由和空間。

  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的那句話,「生活即教育」,或許值得所有的「變態娘」思考和借鑒。  趙婀娜 楊麗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