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信與孩子

2018-08-18 12:20:29 867
  迷信與孩子  在電視、電台和有的報紙上,常會看到這樣的報道,有的孩子對某一明星的愛達到痴迷的程度,為了見他們而在賓館前等上幾天幾夜,有的孩子因為喜愛的明星在自己手上籤了名而幾個星期不洗手等等;在家……
廣告贊助

  迷信與孩子

  在電視、電台和有的報紙上,常會看到這樣的報道,有的孩子對某一明星的愛達到痴迷的程度,為了見他們而在賓館前等上幾天幾夜,有的孩子因為喜愛的明星在自己手上籤了名而幾個星期不洗手等等;在家庭和學校里,人們也常常看到這樣的場面,有的孩子為了贏得同伴一句「講義氣」的話而打架鬥毆,有的孩子因為家長認為自己沒有希望而更破罐破摔;在街頭和商場,人們看到有人會因算命先生的幾句話而大把掏錢,看到指紋與命運、血型與命運等等的書籍大行其道;現在,人們又看到有人因為某大氣功大師的要求而忌病諱醫,結果導致死亡,有人因迷信某種功法而自殺身亡。

  上述種種這些現象之間有沒有本質聯繫呢?如果有的話,這本質聯繫又是什麼呢?

  答案是肯定的,這種本質聯繫就存在於這些人本身,他們都是把自己生活和快樂的權力交給別人的人。他們希望某個人會給他們帶來歡樂,他們認為某種不可改變的命運在決定著他們的一切,他們忘了正是用自己或父母勞動掙來的錢買票養紅了明星,他們也忘了正是通過自己或父母勞動掙來的錢或通過朋友使自己有機會接近算命先生或氣功師。

  心理學的研究把人分成外控型和內控型兩種類型。外控型的人經常會這樣說:「命運不是自己說了算的,我對發生在我身上的事無能為力。我的快樂和痛苦也不是我能決定的,這取決於別人或命運。」外控型的人認為決定性的力量不在自身,而在外部,所以他們對自身價值的判斷和自己行動的選擇很大程度上依賴於別人的看法。內控型的人常常這樣描述自己:「我身上發生的事很大程度上決定於我自己所做的決定和我付出的努力。我相信我總是能夠找到辦法解決我的問題。我相信,我所做的與所得到的兩者之間,我付出的努力與所得到的回報兩者之間有關係。同時,當我不能影響發生的事情的時候,我仍然可以決定讓周圍的環境以何種方式來影響我。」

  可以說,上面描寫的那些怪事都是發生在外控型的人身上,他們把自己的快樂或命運交給明星、家長、同伴或氣功師手中,可以說他們對這些人產生了迷信。

  那麼這種外控型的心態是如何產生的呢?這可以從人的成長經歷中找到原因。

  我們知道,人在剛剛降生時是非常軟弱無力的,他們的快樂或者命運的確掌握在別人,常常是家長的手中。他們的滿足依賴於家長的細心呵護,在2歲前的兒童眼中,父母就是威力無邊「神」。在兩歲以後,孩子的能力發展了,會相對流利地表達自己了,手更有勁了,跑得更熟練了,也知道自己與別人的區別了,這時的孩子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寶寶干」,這是最珍貴的一句話,因為孩子知道了快樂可以通過自己的行動而得到,但是這句話往往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等你長大了再讓你干,現在你幹不了」、「你別摔著了」、「別把東西弄壞了,你到那兒玩去吧」等等,家長這些充滿愛意和關心的話卻讓孩子知道了自己的無能,也讓孩子知道了即使自己不用動,家長就會給自己帶來滿足。

  同時,孩子們有很強的觀察、模仿能力,他們會從父母的言談舉止中進行觀察、總結和學習。在現代社會中,父母都有自己的職業和工作,面臨著很多生理、心理和社會壓力,回到家后往往身心都很疲勞,需要休息或發泄怨氣。在家中,父母常常消極地往沙發里一躺看電視,或者抱怨這個,責備那個,從而轉移自己的壓力。孩子從家長的行動中似乎感到他們是這個緊張社會的無能為力的犧牲品,父母的這種行為又強化了孩子的外控型觀點,使他們更進一步地相信人們的幸福或不幸是由外在的因素造成的。

  另外,媒體上的一些宣傳也難逃其咎。「你疲勞嗎?你難受嗎?那麼請試試××牌香煙(或咖啡、啤酒)!」這一類的廣告轟炸讓孩子覺得快樂似乎是由某種商品帶來的,這種心態的惡果之一就是現代社會毒品的泛濫。的確,服用了毒品,什麼都不用干,服毒者就會體驗到某種快感;同時,一些媒體上關於歌迷、球迷等一些瘋狂行動的誇大或過度的宣傳讓孩子不僅認為那些行動似乎是正常的,更有可能認為這些瘋狂的舉動還可能是英雄的行為。當然,如果這些這些宣傳的對象只是成人,那麼它們可能無可厚非的,因為成人的價值觀是穩定的,他們看過宣傳之後仍然知道要為自己的決定和行動負責。但是對兒童來說,由於他們自己的價值觀和認識都還處在不穩定的形成發展時期,這些宣傳似乎成了他們行動的某種標準。

  所有的這些不利因素都在加強著孩子們這樣的觀點:人是無能為力的,一個人的幸福與不幸不由自己決定,人可以不為自己負責,外在的某個東西或什麼人在決定著人的一切。

  上述這種外控型的心態一旦成為了一個人的穩定心態,那麼這種人的人生軌跡常常表現為以下三種:第一是把自己完全交給命運,不採取任何主動的行為,過一種消極的通常也是很悲慘的生活;第二是把自己完全投身於某一個人或組織的懷抱,自己不加任何選擇的聽命於這個人或組織;第三是表現為一種反社會的叛逆、反抗心態,由於自己一無所有、無能為力,所以對一切都不負責任地加以破壞。第一種人整日聽天由命,無所事事,他們放棄了行動權,同時也放棄了決定權;第三種人叛逆、反抗,西方社會中常常出現的殺人狂就常是這種類型,他們持一種虛無的態度,不負責任地做出決定和採取行動;第二種人就是那些迷信的人,他們自己保留了行動的能力,但是放棄了自己的決定權,完全聽命於某個人、組織或者某種神奇的東西。這三種不同的人生軌跡都有一個共同的來源,即對自己的人生缺乏把握,並且這種外控型心態常常在他們人生的早期就埋下了伏筆。

  就象人類的童年--原始社會,由於人類本身的軟弱和對大自然的畏懼而產生的神話、圖騰和禁忌一樣,人生的童年也是軟弱無力、易受影響的,因此兒童常常容易形成外控的心態,其最終表現形式之一就是迷信。所以兒童既需要父母精心的呵護,又需要獨立發展、體驗自己能力的空間。同時兒童還需要一個相對凈化的成長環境,從而使他們那幼小的心靈不至於受到過多的污染。

  作者:王文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