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了」,媽媽會很孤獨

2017-08-21 21:57:14 9204
  廣州26歲獨生女患重症欠下30萬元,單身媽媽擔心失去孩子則一無所有  編者按  身患惡性淋巴腫瘤、急性黃疸性肝炎、再生障礙性貧血的26歲獨生女小廖如今正在廣州市第一醫院病床上苦苦支撐著,年過五旬的……

  廣州26歲獨生女患重症欠下30萬元,單身媽媽擔心失去孩子則一無所有

  編者按

  身患惡性淋巴腫瘤、急性黃疸性肝炎、再生障礙性貧血的26歲獨生女小廖如今正在廣州市第一醫院病床上苦苦支撐著,年過五旬的單身母親一直陪伴在身邊,她們倆都哭幹了眼淚。媽媽最擔心的是萬一女兒走了,一個人怎麼走完今後的路;而女兒最遺憾的是自己沒有兄弟姐妹,萬一有不測,母親將如何面對她治病欠下的30多萬元。

  20多歲的獨生子女病殘夭折,導致獨生子女家庭慘遭變故,這樣的不幸案例最近幾年來在我們身邊時有發生。獨生子女政策符合我國國情,減少了社會人口壓力,降低了家庭撫養負擔,但同時,隨著獨生子女逐漸長大成人,其家庭面臨的諸多風險,也越來越多受到人們關注。

  我國計劃生育政策實行了近30年,獨生子女已達1億左右。大量獨生子女父母正在步入老年行列,其養老問題已成為我國人口政策和社會經濟發展政策高度關注的問題。

  專家提出,當前我國的獨生子女家庭存在5大風險,包括孩子的成長風險、成才風險、家庭的養老風險、社會的發展風險、以及國家的國防風險,一旦遭遇非常事件導致孩子夭折或者嚴重傷病殘,如果沒有外界的支持和幫助就很難擺脫困境。時報今日起推出連續報道,就獨生子女家庭風險問題進行探討,同時尋求可行的解決途徑。

  單身媽媽哭壞淚腺:不敢想象女兒離去的日子

  小廖:"假如我離開的話,那媽媽什麼也沒有了。沒有人照顧她,沒有人和她聊天,她會很孤單……"

  廖媽媽:"只生一個孩子也是有風險的,我的孩子大了,卻遇到這種病,我如果失去這個惟一的孩子,我就什麼都沒有了……"

  56歲的廖媽媽再也哭不出眼淚了。她的淚腺壞了,眼淚再也掉不出來了。她惟一的女兒小廖,今年26歲,躺在病床上已經近一年了。過去的一年中,小廖被先後查出患惡性淋巴腫瘤、急性黃疸性肝炎及再生障礙性貧血。

  廖媽媽哭了,小廖哭了,直至眼淚哭幹了。現在她們正等待著骨髓,等待著救命錢,如果有萬一,廖媽媽將如何面對沒有女兒的日子?廖媽媽喃喃自語:「我不敢想……」

  單親家庭母女相依為命

  小廖出生於1980年,那一年正好趕上計劃生育。小廖成了家裡的獨生女,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小廖10歲那年,爸爸媽媽離婚了。從此,廖媽媽一個人帶著女兒生活,那一年,小廖才10歲。母女倆從此僅靠廖媽媽不定時接到的縫紉和家政活維持生計。

  「小時候,女兒很爭氣,成績非常好。」廖媽媽說,後來小廖考上了中專,學習服裝設計。小廖和媽媽打趣,兩個人的專業是一樣的,以後她們開「母女檔」的服裝店,女兒搞設計,媽媽搞技術,一定可以做出很多漂亮的衣服,以後母女倆的生活會越過越紅火……想到以後的幸福生活,母女倆開心得不得了。

  小廖讀中專的暑假期間,很有市場觀念的母女倆還合作在街頭做過市場調查。「我們拿著一堆設計好的市場調查問卷分發給行人,了解市民對服裝各方面的需求」。對她們來說,這樣的調查對實現將來的「母女檔」理想是非常重要的,她們對未來充滿熱情。廖媽媽在想,女兒就要畢業了,她們的幸福生活就快到來了。

  飛來橫禍獨生女患重病

  畢業后,小廖干起了商場促銷員的工作,母女倆都能自力更生,她們希冀著有一天能過上期待中的幸福生活。但在去年年初,一次次在小廖身上查出的病痛,讓母女倆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先是查出了惡性淋巴腫瘤,接著是急性黃疸性肝炎,雖然欠下10萬多元的債務,但病情總算得到控制,可沒想到才回家幾天,小廖又第三次入醫院,這一次被查出患了再生障礙性貧血。

  從查出第三種病的那一天開始,小廖足足有十天十夜合不上眼,「我想哭,但感覺眼淚早已哭幹了,怎麼也擠不出來」。那十天十夜,她不敢閉上眼睛,握著母親的手不放,「我只有握著媽媽的手,才能有安全感」。而廖媽媽也沒合過眼,她握著女兒的手,眼淚毫無意識地就往下流。

  廖媽媽說,自己辛辛苦苦把孩子拉扯大,眼看日子越來越好了,她還期待著「母女檔」的幸福生活。「為什麼,卻在女兒25歲的時候,又變成這樣了……」廖媽媽百思不得其解。直到眼淚哭幹了,淚腺壞了的這一天,她仍然不能接受這樣一個現實擺在她的面前。

  10月的一天,記者在廣州市第一醫院見到了小廖。原本長得漂亮高挑的她在病魔的折騰下,因為激素藥物的原因,體態越來越胖,前額的頭髮也變白了。她說自從2005年底再住進醫院后,就再也沒有出去過,僅手背上已經打了不下500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