餓 飯量是平時的三倍(2)

2017-11-19 03:27:49 1259
  這樣飢餓下去哪裡能行!宋宋迅速做出了理性判斷:水果、蔬菜現在都不管用了,你要吃肉!此後的每個周末,我們早起之後直奔超市,直奔賣吃的那層——鹵牛肉、烤鴨、熏雞翅、豆腐乾、湯圓、水餃、粽子、紅腸、酸奶……

  這樣飢餓下去哪裡能行!宋宋迅速做出了理性判斷:水果、蔬菜現在都不管用了,你要吃肉!此後的每個周末,我們早起之後直奔超市,直奔賣吃的那層——鹵牛肉、烤鴨、熏雞翅、豆腐乾、湯圓、水餃、粽子、紅腸、酸奶、冰激凌、鯽魚、烏雞、豬蹄、羊排骨……全都裝在筐子里。最後,我還盯著大蝦不放。宋宋說,咳,我都提不動了,下個星期再買吧。我嘴裡哼哼著,眼神卻無限留戀,幻想著那蝦變紅后剝了殼該多麼好吃呀。路過水果灘,又買了獼猴桃、臍橙、紅提葡萄,我還惦記著小甜瓜,看了看,沒有,只是一些大柚子,只好悻悻作罷。

  待走出超市門口時,我們兩個人四隻手裡都提著東西。將這些東西都塞滿冰箱后,宋宋喘了口氣說,抵擋一個星期,應該沒問題吧……

  吃過晚飯,才八點左右,我突然說,我困了。強打精神,擦了擦嘴,我直奔卧室,躺進被窩就睡去。宋宋吃完飯走進卧室說,喝水嗎?沒想到,就這麼一會兒功夫,我的鼻子已經發出沉沉的呼吸聲——我已經睡熟了。他只好收拾完飯桌,輕手輕腳地唰鍋洗碗。再過來看我,窩都沒動,睡得正香呢!他只好自己跑去書房玩電腦。一直到了十一點鐘,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聲音傳了過來,將我喚醒。他輕聲說了兩句話就掛了機,卻聽到我在卧室里叫喚:我餓了!

  那,吃點什麼?抓飯?湯飯?炒個菜?我從昏睡中醒來,可肚子已經開始咕嚕了。想著要吃什麼,我面露痛苦之色,大叫:別讓我吃這些白天都吃過的東西!我聽著都煩了!他皺眉,那要吃什麼呀?我強詞奪理,你發揮一下想象力,開掘一些我沒吃過的東西出來不行嗎?宋宋用兩手抱著頭,不知該說什麼。我敢打賭:這個工程師的腦袋裡一定是一片空白。可憐的人!

  我良心發現,終於下了聖旨:要不,吃根黃瓜吧?他大喜:好呀好呀。一路小跑到廚房,削了根黃瓜遞給我。這個時候,我已經躺在客廳的沙發上了。嚼了一口,那冰涼的汁液滑入體內后,我大叫:好吃好吃!乘著現在好胃口,宋宋又削了獼猴桃、香梨、蘋果若干,細細地切成片狀,叉了牙籤端來。好一個及時端來的果盤!我又是一頓風捲殘雲,這一天才算正式收場。

  給媽媽打電話,說我想吃酸白菜。她就腌了找人帶給我。我生吃了一顆,另外的和大白菜西紅柿一起炒羊肉,再拌面吃,味道確實很香。

  那一次,買了一隻烤鴨回來,我堅持要去小賣部買甜麵醬。宋宋說,沒有也可以吃呀。我理都不理,徑直去了,回來后倒在碗里,又切了蔥絲拌好,就差餅子了。可這也難不倒我——我將饅頭切成片,在微波爐里預熱,再將蘸了醬的蔥和鴨肉放在上面,一嘴咬下去,嘿,滋味一點也不比酒店裡的北京烤鴨差。我吃了一口后,發出舒服的「哼哼」聲。宋宋在旁邊咽著口水說,有那麼好吃嗎?我白了他一眼:國人幾千萬次試驗才總結出來,烤鴨蘸著面醬合著蔥絲吃,最符合口感,能不香嗎?!他也照樣卷了一個,但顯然,那香味沒有我感受的強烈。最後,兩個饅頭一盤蔥和鴨肉,全都被我包圓了!

  周末買吃的、打掃衛生、洗衣服,周日燉肉、做飯,宋宋累得腰都疼。他們公司也怪了,只有十幾個人,可突然有三個人的老婆都懷了孕。還有一個是這個月才當上了爸爸。周一時候,這些准爸爸和正式爸爸會聚一堂,相互交流近期老婆大人的表現,弄出一番人丁興旺的景象,惹得那些剛結婚的人也想當爸爸。晚上回家,他總是得意地說,我看出來了,我是最能幹的!我嘿嘿冷笑:傻小子,你能幹嗎?可你老婆又餓了,我看你怎麼辦吧……

  我無法控制飢餓的來臨。像是地球上馬上就快沒有東西吃了一樣,我的目光炯炯,母狼一樣到處覓食。丁丁在黑暗的肚子中,有他自己的個性——他是好吃的那種孩子。他是另一個我。我不能停止餵養他——所以我不能停止不吃。他快樂,我就開心。這種開心是一種慷慨的喜悅,是一種被需要的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