胎教中有價值的變化

2018-07-17 00:45:29 989
  2000年2月21日凌晨5點。  我正行駛在奧運會跑道上。我打開了吉普車的車窗。冬末的寒冷氣息撲面而來。  「啊!啊—啊!」  我向黑暗的虛空乾咳了幾聲,隨即開口唱道:  「我曾經玩耍過的母親的子……
廣告贊助

  2000年2月21日凌晨5點。

  我正行駛在奧運會跑道上。我打開了吉普車的車窗。冬末的寒冷氣息撲面而來。

  「啊!啊—啊!」

  我向黑暗的虛空乾咳了幾聲,隨即開口唱道:

  「我曾經玩耍過的母親的子宮,發出咚當咚當的聲音的所在,小時候抓著母親的手,一起玩耍過的母親的子宮。啊——想起來了,啊——好懷念,子宮內是內心的故鄉。」

  我一開口唱歌就覺得內心歡快無比,彷彿連寒冷也感受不到了。車輛彷彿也更顯平穩,而我也變得極度想搖晃身體。

  大概唱了五遍左右我改版的《胎教頌》,眼前就出現了此行的目的地——汝矣島的MBC電視台就在眼前,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想起了一個話題。

  「胎教中有價值的變化。」

  ……

  我自己都不知道怎麼演講的,但時間卻過得還真快。剛才演講的時候,我都為自己的表現感到震驚。我當時什麼也沒有想,只是把自己平時想到的和研究的結果有條理地說明了出來。這可能是我活到現在最為投入的一件事情。

  和觀眾席上的主婦們一起唱《胎教頌》的時候,我覺得非常高興。這並不是因為我看到了她們快樂的表情。也不是因為現場活躍的氣氛和監製的開懷笑容。那麼,我為什麼會感到那麼高興呢?

  我可以猜測到,現在這個時刻全國會有無數的孕婦跟著我們一起唱胎教頌,而孕婦的快樂肯定也會傳遞給胎兒。只要想到這裡,我就覺高興得如登天堂一般。

  「全國的胎兒們!希望你們可以保持現在這種幸福快樂的心情!」

  歇息時分,我誠心地祈禱道。

  結束演講后回醫院的路上,因為耗費了大量的能量和體力,我都覺得雙腳發軟。

  到達醫院的時候,接連不斷的電話接踵而至。那一天,我們醫院的護士和病理師完全成為了「接電話的機器」。

  「燕伊婦產科」的胎教網站也收到了接近3000封郵件,導致系統停止運行了一段時間。對於不能一一回復,我感到很是抱歉。就這樣,長長的一天終於過去了。

  我們醫院就診室門口有一面大鏡子,讓孕婦可以照到全身。那天晚上,我也站到了它面前。然後,情不自禁地開口唱起了當天不知唱了多少遍的《胎教頌》。溫柔而緩慢地唱了起來。

  大腦刺激、懷孕時性生活的快樂、胎教的意識轉換……我重新回味當天的那些細微而效果顯著的成果。作為一名醫生,那天的生活讓我感到了自己最大的價值。

  本來,MBC-TV的那次節目只決定播放兩回。但是觀眾的反應實在太好了,在早間節目中,收視率居高不下。最終,我的演講延長到4次。

  看到這種驚人的反應,我也嚇了一跳。《胎教頌》很快成為了孕婦之間的熱點話題,同時開始流行給胎兒起妮稱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