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 我們的怯弱我們的性(2)

2018-06-18 17:38:52 357
  男女相互尋找另一半的歷程多麼消耗體能和智慧。據說,這樣——人類就沒有餘力和神做對了。既便我們怎麼厭棄自己的肉體,可它的成熟卻是那麼不容質疑。我們甚至很少認真地觀察自己的肉體,既便是洗澡的時候,也是……
廣告贊助

  男女相互尋找另一半的歷程多麼消耗體能和智慧。據說,這樣——人類就沒有餘力和神做對了。既便我們怎麼厭棄自己的肉體,可它的成熟卻是那麼不容質疑。我們甚至很少認真地觀察自己的肉體,既便是洗澡的時候,也是草草了事。穿戴整齊是我們安慰自己的打扮。雖然肉體在一天天老去,可我們卻從來不曾認真地、完整地了解它。

  我們終於躺在了床上。和一個男人。這個男人雖然充滿了對女人的幻想,可是落在實處時,卻依然那麼膽怯而慌亂。他說起自己對女人的理解——小時候,從來不知道,所謂長大——就是要和一個女人*相對!而最終,他褪下了那些包裹著肉體的層層衣裳,裸露出一具白皙、優雅、華美的肉體。沒有人這樣讚美過它。甚至連他自己。那些弧線,那些比例,搭配得多麼得當,處處都讓我產生一種舒適之感。我願意將自己安放在這樣的身體旁。

  而他似乎更迷戀於我的手指。一遍遍撫摸,從不厭棄。甚至是腳趾。他迴避著那些過於典型的異性特徵,而選擇了這些「純潔部位」加以讚歎。喜歡將頭埋在我的脖頸處,嘴裡喃喃地說著——「嗅嗅」。他想嗅出點什麼?是嬰兒嗅出母親體內的奶香味?還是孩子嗅出父親身上的汗香味?

  在我懷孕的整個階段,他對待我的肉體更是充滿了——「革命敬意」!輕輕地起床,跨過去,去衛生間,再回來。盡量不打擾它——我的肉體。將手放在那隆起的腹部時,他總是格外小心。生怕將這尊巨大的雕塑弄破。弄散。弄亂。無法彌合。

  生育讓女人徹底地成為了女人。這樣完全*了一回后,我似乎對自己的肉體有了新的認識。回憶過去,那個站在昏暗書店裡的小女生,是多麼久遠的事情。關於那個問題——我後來無師自通了。已經過了許多年。一個傻女生長成了一位準媽媽。一段沉重的成長日記,竟然是這樣寫過來的!

  那與生俱來的卵子,讓女人一直處於流血和妊娠的轉化過程中。如果你是女人,那麼流血和疼痛都將是你的標誌——你作為一個健康女人的標誌。而男人,卻從來沒有被這樣輪迴的疼痛和鮮血打劫過。所以,事實上,他們——更怯弱。更喜歡將腦袋靠在女人的肩頭。

  懷孕已經27周了。這個時候,孩子在腹部動彈得非常厲害。一會兒用腳踢,一會兒用手撓,總是興奮地製造出一些動靜來,好讓我知道他的存在——他那麼鮮活!有時候,我懷疑自己的肚子是個大魚缸,到處都在冒著泡泡。甚至連自己都能感覺到那「咕嚕咕嚕」的聲音。

  我知道,我將永遠告別少女時代了。我是一個婦女。一個即將生育的婦女。承認這一點,對於一個女人來說,是需要勇氣的。更多的時候,一個女人一輩子都生活在「少女心態」下,不願意隨著肉體的成熟而變得理性起來。她們既便衰老得像尊木乃伊,內心裡渴盼的男人還是——一個體態優雅的華美少年。